目前日期文章:2007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


Arizona是美國第三大柑橘產地(FLORIDA第一、加州第二),不過在來到此地之前我們並不知道,只道這裡一片荒涼。直到有次向教會姊妹抱怨,超市買的柑橘很難吃,不但不甜,還缺少柑橘類特有的香味,教會姊妹才很訝異的告訴我們,這裡的人都是到果園直接買在樹上完熟才採下的柑橘,從十一月到隔年三月都是ARIZONA柑橘產季,超市大都是外州來的,還未完全成熟就從樹上摘下運送全國,這樣的果子自然不會好吃。



原來如此,既然知道了就很想去果園看看。看多了處處乾荒的景色,真好奇何處會有綠蔭處處果實纍纍的果園。姊妹還告訴我們,我們現在所居的GILBERT(就是ANNE SHIRLEY的另一半啦),就是ARIZONA的農業區,只是現在因著遷入PHOENIX的人口不斷增多,很多農地都變更為住宅、商業區了,往日農地、果園已多不復見。





出發前先來頓豐盛的BRUNCH吧。





這家THE GOOD EGG很好吃。





從我們家往北開一直開一直開,果然出現一片又一片的果園。果園間還有許多豪宅,想來是ARIZONA田僑的家。





ARIZONA最好吃的品種NAVEL。





這邊果園都不開放自採。要買橘子要到『販賣部』。這販賣部頗有西部風。





這可是貨真價實的『柑仔店』。除了柑橘,還賣一些果醬、蜂蜜、零嘴、堅果。





可以買袋裝或盒裝的,也可以自己一個個挑選。



回家試吃心得:真的很甜,果然比超市版強很多。不像橘子,比較接近柳丁,但風味和柳丁又不相同。
















-----

zoechiay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前往AUSTIN旅途中,此時還只有點黑眼圈。



從AUSTIN回來也有三個禮拜了,這一趟旅程來回計有二千哩,算算應該相當於台灣環島繞五圈,對於帶著一歲半娃兒的我們來說,真是一項壯舉。也許是奔波的太厲害了,回來後一直提不起勁更新BLOG,再加上小綸去程時長的STY一直都沒好,更是讓人煩心。



這個STY長在小綸臉上已一個多月。起初是黑眼圈,那時我們正在趕路前往AUSTIN,以為是小綸認床晚上睡不好所致,並不在意,沒想到待抵達AUSTIN後又過了兩三天,小綸的左眼居然腫了起來,這才開始感到不妙,點了兩天紅黴素仍未見效,終於在聖誕節的第二天帶小綸到AUSTIN的兒童醫院ER報到。





左眼開始腫了起來



小朋友進ER準沒好事,不過沒辦法,在AUSTIN我們沒有家庭醫生,根本不知道上哪約醫生,小綸眼睛腫的很大,也讓我們不敢再拖下去。在ER等了很久,因為是兒童醫院的ER,有很多玩具跟童書,小綸玩得倒是很開心,可是當護士喊到我們時,HAPPY HOUR就此結束。AUSTIN的ER很謹慎,他們認為耳溫不準,當場就要替小綸量肛溫,小綸當然是又哭又叫,但這只是悲慘的開始。護士一看溫度就表示小綸有點發燒,大約華氏100度左右,立刻拿了退燒藥讓小綸服下,但餵藥免不了又是一陣哭鬧。之後我們被帶到小診間,美國這邊看診都是病人被帶到一間間小診間裡等候,由醫生穿梭在各診間看診,而不像台灣是病人一個個按號次被叫進醫生診間。



又等了好久,一位印度裔的女醫生終於進來了,他看了看小綸的STY,表示會繼續開紅黴素(ERYTHROMYCIN)讓小綸擦,並交代我們要多幫小綸熱敷眼睛,幫助眼睛消腫,或是讓裡面的膿快點流出,若是拖太久沒好,可能就要找眼科開刀讓膿流出來。但是他比較擔心的是為何小綸在發燒,這顯然和STY沒有關係,看了看小綸的耳朵和喉嚨也沒有問題,只好讓小綸照X光和驗尿找發燒的原因。聽到這我心都涼了,這意味著小綸又有一場罪受。



護士先帶小綸去照X光,只讓一位家屬跟去,我想小綸爸力氣比較大,在台灣都要幫忙壓著小孩好能照X光(真傷心,小綸在台灣就有兩次這樣的壞經驗,現在來美國又增加一次,這種經驗真是不要也罷),就讓小綸爸跟去,小綸似乎也發現不妙,在爸爸的懷裡一路哭叫而去,聽在媽媽的耳裡當然是傷心,一旁陪同前來的妹妹很擔心我會當場哭泣,我很鎮靜的跟她說,我雖然難過但不會哭,我已經歷好多次,我的兒子需要我,我沒有時間花在哭泣上。



小綸哭到全身發抖地回來了,還在抽噎的他看到我一邊摟緊著我一邊繼續哭,彷彿在怪我為什麼不跟他去。小綸爸也是一臉氣憤。原來這邊讓小孩照X光不是讓家人壓著小孩手腳,而是讓小朋友固定坐在一張像電椅的椅子上,雙手高舉綁住,再用個壓克力材質的罩子罩住前身,讓小朋友不能亂動,也不能把手放下,家人則是被隔離到另一間房間看著。這種作法固然使X光成功率高(小朋友根本動彈不得),家人也不會受到輻射影響,但對於這麼小的小孩真是帶來莫大的恐懼,難怪小綸會哭到發抖,我從來沒讓小綸哭成這樣過。馬上緊接著就是驗尿,護士要我們把小綸壓好,我們以為是要幫小綸貼尿袋(這小綸在台灣也做過好幾次,每做必哭),沒想到護士居然拿出導尿管,我和小綸爸當場臉都綠了,這對這樣小的小孩實在是太殘忍了。還好護士看了看小綸的生殖器,也認為不好做而改變心意決定用貼尿袋的方式。我到現在還是不懂,貼尿袋就可採集到尿液,為何要用導尿的方式?也許貼尿袋採尿比較容易有誤差,也要花時間等小朋友解尿,但對小病人卻是人道許多的作法不是嗎?





對不起,我眼睛哭腫了,不想見人。



我們灌了小綸一瓶蘋果汁,在等候小綸解尿時,醫生進來表示小綸X光片顯示小綸得了PNEUMONIA。這真是出乎我們意料的嚴重,『肺炎』可不是小事。醫生當下指示護士進來幫小綸打了一針長效抗生素,並開了抗生素(AZITHROMYCIN)。小綸每吃抗生素必拉肚子,但醫生也表示莫可奈何,交代我們要記得回診。





聖誕老公公長的好像我在PHOENIX的醫生,我不喜歡。



三天後,抗生素吃完了,我們又帶小綸回到醫院。這次換成一位金髮女醫生,臉上比較有笑容,她聽聽小綸的肺,表示肺炎已好很多,要換種對STY比較有效的抗生素(OMNICEF)讓小綸吃,一共要吃十天,等我們一回PHOENIX就要向我們的醫生報到。這幾天吃先前的抗生素,小綸腹瀉的蠻嚴重的,我們雖然都有補充電解質液、YOGURT,但還是很擔心,因為小綸拉到屁股都起紅疹,清洗時還會哭,顯然是很痛。醫生建議我們讓小綸吃些乳酸菌,情況或許可改善些。



就這樣,我們按時的讓小綸吃藥,吃YOGORT加乳酸菌,但熱敷始終很難做到,即使睡著了,只要微熱的手巾一放上眼睛,小綸立刻會翻身撥掉,再反覆幾次就乾脆坐起身來抗議,更遑論醒著的時候了,絕對是反抗到底。STY究竟對應著中文是什麼?這我們也很疑惑。如果是針眼或麥粒腫,依照台灣的習慣,不就要等它自己慢慢好嗎?用得著吃上抗生素嗎?



回到鳳凰城後,十天份的OMNICEF已經吃完,小綸的STY還是很大,絲毫未見消腫。我們慣看的老醫生度假去了,只好換位印度裔的女家庭醫生。她看了小綸耳朵,表示小綸左耳有感染現象,可能和STY有關係,因為同是左邊,要開另種對STY和耳朵發炎同時有效的抗生素(AUGMENTIN)讓小綸吃。AUGMENTIN我吃過,去AUSTIN前我們全家都嚴重感冒,我甚至還搞到支氣管炎,醫生也是開AUGMENTIN十天份讓我吃,很有效,但是我也記得AUGMENTIN是AMOXICILLIN和另一種抗生素的綜合,小綸吃過AMOXICILLIN,拉的也很厲害。如果純粹是STY,我真的不想讓小綸再吃抗生素了,因為真的沒效,但是加上耳朵發炎,我還是只好乖乖聽醫生的話。小綸看醫生真是看到怕了,醫生一進門他就開始放聲大哭,可能是太用力了,STY居然滲出些許的膿來。醫生見狀戴上手套小心的擠了擠,表示二天後再回來看看,若還未改善,就要轉介我們去看眼科。





希望我的眼睛可以快點好。也不要再生什麼病了。



寫到這裡真覺得沒力,這STY長在小綸的小臉上真是太久了。我們二天後再回診,醫生覺得還是應該找眼科看看,我們只好又帶著小綸到醫生介紹的眼科報到。眼科醫生是位很老的大夫,他輕描淡寫的看了看,要我們把十天份的AUGMENTIN吃完就不要再吃了,醫生說有的STY要拖到三個月才會好,拿了另種藥膏要我們替小綸一天點一次,一個月再回診吧。既然眼科說不必太介意,我們現在能作的也只有每天點藥,還有慢慢等,希望小綸的生病記錄不要再增加下去,自他到美國來生的病都可以寫張中英對照表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zoechiay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
這次旅途行至新墨西哥州境時穿插了一段觀光行程,由LAS CRUCES繞去白沙國家公園,景色絕美。





先由怪石嶙峋的ARIZONA





行至蒼莽草原的NEW MEXICO





迢迢長路無盡頭,這裡真是美國大西部。一路上不禁遙想當年篷車馬隊拓荒行。





要到白沙,先要翻過眼前的山頭。路旁有前一晚降下的皚皚積雪。





荒原中神奇的存在—白沙國家公園。





以為路旁是厚厚的積雪嗎?其實是主要成分為石膏的白沙。





走在晴空下的白沙中,宛如進入純白沙漠世界,荒涼又絕美。





白沙範圍極大,一望無際。





小馬與白沙。特此感謝本次旅行奔波勞苦的愛車小馬。












zoechiay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